服务北野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服务北野门户网站 > 国际 > 在背后搞乱香港的那批人,恰恰是特朗普最想开掉的人
正文

在背后搞乱香港的那批人,恰恰是特朗普最想开掉的人

发布时间: 2019-11-24 17:31:31     人气: 1830

[·温/陈平]

“占领中国”运动的第一个借口是要求特区政府直接选举,由港英时代香港首席大法官、香港民主党创始成员李柱铭和前政府官员安森·陈(Anson Chan)领导。西方称他们的运动为亲民主运动,即民主运动。我认为这完全违背常识。

首先,美国不是普选制,这就是特朗普掌权的原因。根据一人一票的说法,希拉里获得的票数比特朗普多。如果美国没有采用这种不平等的联邦制度和国会选举制度,特朗普就不会当选。因此,美国有可能改变二战后罗斯福和杜鲁门建立的国际秩序,即美国主导的全球化。因此,他们想以美国为例,这不是真的。

其次,以英国为例,这更站不住脚,因为英国上议院根本不是选举产生的。这是上议院。

第三,更荒谬的是,发展中国家的独立运动领导人,如甘地、曼德拉和苏加诺,都是在西方殖民主义时期开始独立运动的,他们在成为得到普通人民支持的领导人之前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压迫。马丁·李和安森·陈在英国殖民时代做了什么?

那时,他们是英国组织的忠实仆人。当英国殖民主义时代结束,香港回归时,他们跳出来想要民主。就连英国广播公司的评论员也问他们,为什么你问中国大陆英国没有给你什么?因此,香港学生如果想谈论民主等普世价值,你应该去读历史,补上一课。

我想(香港问题)主要不是内部原因,而是外部原因。这是当时美国民主基金会和中央情报局的杰作。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和韩国经济学家的一次讨论。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我发现日本、韩国和中国大陆对共同建立东北亚自由贸易区抱有很大希望。当时,日本仍对向欧元学习并发行“亚洲元”感到兴奋。在被美国阻止后,日本的经济和政治分裂了,韩国也是如此。

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告诉我,用美国大腿致富的旧时代已经结束。将来,我们只能在中国搭车。然而,由于美国占领军的存在,美国可以间接控制日本和韩国的政治趋势,从而引发中日之间以及中韩之间的一系列冲突。

矛盾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朝鲜的存在。有一次,一位非常资深的韩国经济学家问我一个问题:像美国人一样,他们都认为中国是朝鲜的后台,但朝鲜的许多行为实际上给中国带来了麻烦,这与中国的和平发展目标相矛盾。那为什么中国不控制朝鲜?

我回答,“这很简单。长期以来,中国从美国吸取了教训。你干涉别人的内政没有好结果。例如,当美国取代南越政权时,它认为南越政权不受欢迎,越南共产党越来越大,所以它想用亲美政权取代它。变化之后,南越军队崩溃了,加快了北越军队击败南越和统一越南的步伐。”

这位韩国经济学家听后点点头,说道:“你是绝对正确的。被美国取代的南越政权领导人实际上既愚蠢又愚蠢。”美国人想操纵外国政治,但结果往往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当美国操纵外国政治时,最重要的工具是中央情报局。我对中央情报局的评价很简单:中央情报局的技术是一流的。如果他们想杀人和制造动乱,他们在技术上非常专业。然而,中央情报局的策略是二流的,最糟糕的是它的策略,三流的。因此,如果美国历届总统不能控制中央情报局,基本上中央情报局所做的蠢事将有助于美国。

例如,美国和伊朗现在将对方视为敌人,但你知道伊朗是伊斯兰国家中最强大的工业国家吗?伊朗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工业?是美国帮助伊朗建立了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来对付苏联。但是当伊朗的羽翼长大并想要独立时,情报机构推翻了伊朗政权,建立了亲美国的国王,然后引发了霍梅尼的伊斯兰革命。现在中东所有动荡的开始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推翻了伊朗的合法政权。

第二个例子,你知道巴拿马独裁者诺列加是个毒枭吗?他是如何管理政府的?它是由中央情报局建立的。当他得到支持时,他想控制自己,而美国违反了国际法,派军队逮捕他,在美国接受审判。

还有,谁赞助了恐怖分子奥萨马·本·拉登?它还得到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以应对苏联入侵阿富汗。苏联撤军后,阿拉伯民族主义抬头,这反过来导致“9·11事件”对美国干预中东进行报复。

因此,我目前的问题是,中央情报局和一群颜色革命分子在香港领事馆训练了一群暴徒,在香港制造混乱。我问观察人士,他们是在帮助特朗普,还是在砸特朗普的脚。

最近,美联储降息,美元升值,人民币仅贬值千分之几。美国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这背后的意思很简单。特朗普终于明白,贸易战和科技战都不能让中国屈服,所以他想打民主党一直想打但不敢打的金融战。

然后问题就出现了。在香港制造混乱有利于美国赢得金融战争,还是会导致美国在金融战争中输得更惨?我猜测香港的动荡会让特朗普的金融战变得更糟。但是中国也有风险,我们将在后面讨论。

香港的暴徒正在摧毁香港过去生活的最基本的东西。例如,香港的主要业务是金融,而他们却在金融领域制造麻烦。事实证明,许多西方跨国公司想在中国投资,但他们不熟悉中国大陆的法律。他们认为香港的法律与英美一致,香港的法律制度稳定,所以更容易通过香港进入内地。骚乱一爆发,香港的外国法官就起来反抗香港警方以维持秩序,香港的法律体系也随之分裂。想想看,如果香港不能维持社会秩序,法院和警察系统分裂,香港还有戏吗?

动荡现在转移到哪里了?搬到香港机场。这令我笑死了,因为香港的暴徒所做的正是粉碎英国殖民主义的基础,即旧的英国资本财团。

看看香港机场的新闻。国泰航空的员工正在罢工,并参与骚乱。国泰航空的高管对此视而不见。一旦飞机停飞,谁将遭受最大的痛苦?应该是国泰航空和太古集团,公司背后的大老板。对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和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如果香港机场不能降落,他们可以在深圳、珠海和广州附近的机场降落。因此,占领香港机场对中国的国有和私人资本是一大帮助。

在金融危机期间,汇丰银行是西方发达国家发展最快的银行,因为它在美国和中国都赚钱。然后,在贸易战中,它出售华为,并可能在未来成为一个“不可靠的实体”。因此,如果中美贸易战演变成金融战,首先燃烧羽毛的不是美国财团,而是英国财团。如果老英国财团的股票在未来暴跌,中国资本将有一个难得的机会跌入谷底,而不是西方资本现在想跌入中国股市的底部。

这群愚蠢的白痴认为骚乱可以动员世界舆论来对抗新冷战。结果,中国领导人被激怒了。中国香港政府和香港警方忠于职守。相反,他们暴露了外国法官的真实形象,他们在里面吃东西,在外面装口袋。他们执法是为了香港人的利益,还是为了外国组织的利益?

很多人都担心香港现在的情况。我认为这是一场闹剧,一场闹剧。因为指挥香港动乱的中央情报局和参与颜色革命的人正是特朗普要赶走的人。

特朗普上台后,明确表示民主政府的普世价值观没有给美国带来任何好处。相反,它导致中东战争消灭了数万亿美元,外国资本投资没有恢复,金融危机烧毁了十多万亿美元。因此,他现在最想做的是扭转以前的色彩革命和一套普世价值的策略,收缩规模,为基本建设节省资金,然后在经济上与中国竞争。因此,我非常喜欢特朗普,我同意他的大方向。

然而,如果特朗普想放弃他作为美国世界警察的职位,许多美国利益集团将会退出。他不愿意做的第一件事是中央情报局和那些吃冷战餐的人。因此,我认为现在在香港制造混乱的应该是当年希拉里·克林顿留下来进行颜色革命的精英。他们不愿意退出历史舞台。因此,他们要在香港培养一群无知的年轻人,制造麻烦,达到一举两得的效果。什么双雕?遏制中国的一带一路,给中国制造麻烦。

然而,中国政府早就知道了。看,香港的防暴警察都在学习美国、英国和法国对付暴力示威的方法,如橡皮子弹和催泪瓦斯。因此,可以说美国人是最好的老师。他们不仅教你如何发展核武器和导弹来维护你的国家主权,还教你如何控制动乱。有很多方法。

更重要的是,中国还没有学会。这是美国人最近的一种方式——为他人创建黑名单,不发放签证,驱逐已经获得美国绿卡的人。就说你有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记录,你想在美国制造麻烦。对不起,我会把你送到原来的地区或其他国家。你有没有想过,未来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中国政府迟早会向美国政府学习这种策略,对付这些没有知识、没有高科技竞争力、只会制造麻烦的人?如果他们不能进入中国,这些人从耶鲁大学毕业后能做什么?这是在美国制造动乱吗?

因此,我敦促大家保持冷静。现在看看香港的动荡,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用美国和英国的历史和实践来检验他们当年的理论,包括自由、民主、博爱、法治、人权等。然后比较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国道路是否给人民带来更多的进步和福利,给世界带来更多的稳定,或者美国的颜色革命和英国的分裂和统治是否能给每个人带来更好的前景。

(这篇文章是由Observer.com组织的。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快三平台 秒速赛车pk10官网 快乐飞艇app 北京28购买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上一篇:B. Riley下调新飞通光电评级为中性
下一篇: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控股股东所持有的部分股份质押及前期